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清廉基因 > 紅色經典
韓先楚將軍揚威“三千里江山”(下)
來源:  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1-07 10:01:46

 

  ■欣賞韓先楚指揮能力,彭德懷明示“具體由韓部署之”■

 

  “聯合國軍”退守“三八線”以后,賊心不死:一面積極調整部署,利用既設陣地進行防御;一面拋出“;鸾ㄗh”,妄圖爭取喘息時間。1950年12月31日17時,為粉碎“聯合國軍”陰謀,志愿軍總部決定發起第三次戰役。根據韓先楚等建議,作戰目標直指臨津江東岸到北漢江西岸地區守敵南朝鮮軍。

 

  戰役打響1個小時之內,在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配合下,韓先楚奉命指揮右縱隊4個軍(第38軍、第39軍、第40軍、第50軍)和6個炮兵團,于高浪浦里至永平地段突破敵軍防御。右縱隊的第38軍、第39軍率先突破敵人“三八線”既設陣地,直撲南朝鮮軍第6師、第1師。與此同時,左縱隊(第42軍、第66軍,吳瑞林指揮)也發起突擊。當面敵人望風披靡,右、左兩縱隊各部窮追不舍。韓先楚指揮右縱隊擴大勝利成果,一晝夜前進15公里至20公里,直撲漢城(今首爾)北面門戶議政府,漢城附近南朝鮮軍聞風而逃。

 

  1951年1月2日7時、8時,韓先楚命令右縱隊各軍及早拿下議政府,然后向漢城攻擊前進。這樣,沿途敵軍更加崩潰,“聯合國軍”防御體系瓦解。1月3日,李奇微被迫下令全線向漢城以南撤退。韓先楚依據戰場形勢,當即命令右縱隊各軍乘勝向漢城追擊前進,繼續擴大戰果。當日,彭德懷來電指示右縱隊主力南渡北漢江追殲。韓先楚分析認為,第三次戰役本是一場政治戰,表明“三八線”敵過我亦能過,如果恃勇輕進,恐中敵人“誘我南下”之計,遂大膽建議:右縱隊大部集結于漢江北岸休整,待機而動。彭德懷細思有理,欣然采納。

 

  1月4日下午,韓先楚指揮的右縱隊第39軍占領漢城,第38軍、第50軍各有1個師進駐漢城。

 

  拿下漢城,志愿軍名震全世界。

 

  部隊進入漢城后,人們歡呼勝利。韓先楚卻十分冷靜,他認為還不是歡呼最后勝利的時候。根據中朝聯合司令部(簡稱“聯司”)指示,他把漢城防衛任務交給朝鮮人民軍,下令右縱隊各軍逼近漢江,繼續向南追擊前進。1月8日,鑒于未能大量殲敵,以及韓先楚等提醒防備敵人“誘我南下”之計,彭德懷毅然決定結束第三次戰役。

 

  第三次戰役中,韓先楚指揮果斷,深得彭德懷欣賞。為方便韓先楚機斷專行,彭德懷致韓的指示電中常有“具體由韓部署之”等語。

 

  第三次戰役結束后,部隊中出現了輕敵速勝情緒,對戰爭形勢存有不同認識。對這些問題不統一認識,將會嚴重影響作戰準備和實施。因此,在第三次戰役結束后,經中央軍委批準并商朝鮮人民軍同意,志愿軍總部即籌備召開中朝兩軍高級干部會議。1951年1月25日至29日,中朝兩軍高級干部會議在成川西南君子里志愿軍總部所在地召開。韓先楚出席了這次會議,并作了《戰術問題》報告,明確否定各種速勝論,支持彭德懷抗美援朝必須持久制勝觀點。

 

  ■指揮漢江南岸防御作戰,敵人哀嘆其指揮“甚為兇悍”■

 

  1951年1月中下旬,經過幾番試探進攻,“聯合國軍”集中25萬余人,采取所謂“相互靠攏、齊頭并進、穩打穩扎”戰法和所謂“磁性戰術”“火海戰術”,企圖乘志愿軍連續作戰未得休整補充的機會,將志愿軍擊退到“三八線”以北地區。為防止“聯合國軍”進攻,爭取時間掩護二線兵團集結,志愿軍總部決定采取“西頂東放”戰法,進行第四次戰役。

 

  自1月25日起,西起水原東至原州一線,“聯合國軍”兵分多路北竄,向漢江南岸第50軍、第38軍、第42軍以及朝鮮人民軍第5軍團陣地猛烈進攻。志愿軍首長極為重視西線漢江南岸陣地,多次指示堅守部隊要確保漢江南岸陣地,以作為下一戰役的前進基地。2月1日18時,為加強前線部隊指揮,中朝聯合司令部進一步明確第四次戰役指揮問題,決定在“聯司”統一指揮下,組成3個前方指揮所:由鄧華負責指揮第39軍、第40軍、第42軍、第66軍,簡稱“鄧指”;由韓先楚負責指揮第38軍、第50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,簡稱“韓指”;由中朝聯合司令部副司令員金雄(朝方將領)指揮人民軍第2、3、5軍團,簡稱“金指”。

 

  韓先楚帶著指揮所出發前,彭德懷向他專門交代,要盡量多爭取一些時間,不要很快收縮,以利志愿軍補充給養彈藥。韓先楚慨然應允,表示絕不辜負彭老總信任。

 

  依據當面敵情,韓先楚將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部署于金浦、仁川、永登浦、漢城地區,擔任海岸防御及漢城守備任務;第50軍(配屬炮兵2個營)依托修理山、光教山、文衡山等要點,構筑第一線防御陣地,依托博達里、內飛山、國主峰等要點,構筑第二線防御陣地,抗擊敵人反攻漢城;第38軍(配屬炮兵2個連)主力作為預備隊,另以1個師展開于漢城東南,抗擊敵人反攻漢城。

 

  這時,志愿軍前線各軍兵員沒有得到任何補充,物資補給沒有任何改善。韓先楚認為,在兵力、裝備不占優勢的情況下,防御工事十分重要,他指示各級指揮員既要注意防止凍傷戰士,又要注意修好防御工事。然而,由于構筑工事的工具、材料奇缺,加之天寒地凍,無法構筑堅固工事,僅能做一些簡易工事。為了彌補防御工事不夠堅固的弱點,他提出兵力配置要前輕后重,火力配置要前重后輕。他還指示前線各級指揮員,要選擇好有利地形設立觀察所,確保通信聯絡暢通,加強陣地隱蔽偽裝,陣地前沿和兩翼要多設地雷,破壞敵人必經之路,以殺傷其有生力量。

 

  敵人進攻開始后,韓先楚指揮所屬部隊依托一般野戰工事進行頑強阻擊,與美軍逐山逐水反復爭奪,艱苦血戰14個晝夜,敵人才前進了18公里。特別是2月4日、5日,在第50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防御正面上,美軍第25師、第3師和土耳其旅集中100余架次飛機、200余輛坦克輪番進攻。韓先楚指揮志愿軍和人民軍防守部隊進行了頑強抗擊,在許多陣地進行了反復爭奪,敵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代價。對于韓先楚的指揮,敵軍形容“甚為兇悍”。

 

  這時,漢江已經開始解凍,且西線部隊漢江南岸防御地域已經縮小,韓先楚認為如果敵軍壓到江邊,部隊背水作戰,就有全軍覆滅的危險。為避免背水作戰,他果斷決定第50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各留一部兵力堅守漢江南岸橋頭陣地,主力全部撤至漢江北岸組織防御。至2月7日晚,第50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主力撤至漢江北岸繼續進行防御,留第38軍和第50軍、人民軍第1軍團各一部在漢江南岸堅守原有陣地,繼續掩護“鄧指”部隊向橫城地區集結,保障部隊反擊時的側翼安全。

 

  自2月8日起,美軍第1軍逼近漢江南岸,晝夜輪番猛攻第38軍陣地,企圖攻占漢江南岸橋頭陣地。第38軍防守部隊克服種種困難,以“人在陣地在,誓與敵同歸”的決心,晝夜反復沖殺,頑強堅守,鉗制、打擊敵軍主要突擊集團,有力保障了橫城反擊作戰勝利。2月17日,根據中朝聯合司令部統一部署,韓先楚命令西線漢江南岸部隊向漢江北岸轉移,志愿軍全線轉入運動防御。

 

  韓先楚指揮部隊在西線漢江南岸依托一般野戰工事,頑強抗擊優勢火力之敵進攻長達23天,殲滅“聯合國軍”1萬余人,粉碎敵人重占漢城企圖,并有力配合了“鄧指”部隊反擊,完成了艱巨的戰略任務。3月14日,橫城反擊作戰勝利結束之后,志愿軍才主動放棄漢城。至4月21日,敵我相持于“三八線”附近地區,志愿軍二線兵團也已到達集結地域,“聯合國軍”發覺不妙,遂由進攻轉為防御。至此,歷時87天的第四次戰役遂告結束,共殲“聯合國軍”7.8萬余人。

 

  ■從志愿軍專職副司令員到志愿軍第19兵團司令員■

 

  第四次戰役結束后,韓先楚回到志愿軍總部工作,擔任志愿軍專職副司令員,協助彭德懷、鄧華指揮作戰。1951年4月6日,彭德懷主持召開志愿軍黨委第五次擴大會議。會議在總結前四次戰役經驗的基礎上,著重研究和決定舉行第五次戰役問題,并具體提出了實施第五次戰役的方針和部署,韓先楚參加了這次會議。4月7日黃昏,韓先楚參與指揮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各突擊兵團以排山倒海之勢,對“聯合國軍”展開全線反擊,發起第五次戰役。到6月10日,經過連續50天的激烈戰斗,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以殲“聯合國軍”8.2萬余人的戰績,最終取得了第五次戰役的勝利。

 

  停戰談判開始后,朝鮮戰場形勢發生變化。敵我雙方都利用戰場相對平靜的時機,在正面戰線構筑了較完整的防御陣地體系;雙方正面作戰,均依托防御陣地進行。為適應這種新變化,以更有力地指導作戰,志愿軍于9月4日至10日召開黨委擴大會議,研究討論持久作戰問題,韓先楚參加了這次會議。會后,為準備迎擊“聯合國軍”進攻,殲其于縱深內和陣地前,在彭德懷領導下,韓先楚和“聯司”其他領導對加強現有陣地工事和繼續增修工事、加強東西海岸縱深防御工事作了部署。9月下旬,志愿軍總部對東、西海岸防御的統一指揮問題作了部署,決定分別成立東西海岸聯合指揮所、西海岸指揮所,由韓先楚任司令員,統一指揮志愿軍第38軍、第39軍、第40軍、第50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、第4軍團,遂行安州至海州段海岸防御任務。

 

  根據所遂行的海岸防御任務,韓先楚組織西海岸指揮所于1951年10月13日制定了《西海岸初步作戰計劃》,對所屬各部隊的作戰任務、構筑工事任務作了區分和部署,要求各部隊按照堅決阻擊“聯合國軍”于海上的作戰方針,在沿海第一線和第二線的重點地區構筑堅固防御工事和坑道。按照韓先楚的部署,各部隊均在各自防區開始構筑防御工事,在便于美軍坦克突入和空降的地區,全部增強了防坦克兵器和高射火器,設置了反坦克、反空降地域。

 

  1951年11月初,為了消滅盤踞于大和島、小和島等沿海島嶼上的美軍和南朝鮮軍武裝匪特,清除其情報基地,解除對志愿軍側后的威脅,并配合板門店談判,韓先楚指揮了西海岸攻島作戰。他指揮第50軍一部按照志愿軍總部確定的“由近而遠,逐島作戰”的方針,在志愿軍空軍配合下,從11月5日至12月1日,在清川江口至鴨綠江口之間的朝鮮西海岸附近,進行了4次渡海作戰,先后攻占大和島、小和島等14個島嶼,殲美軍和南朝鮮軍武裝匪特570人,有力地配合中朝代表團在板門店的談判。

 

  1952年7月11日,韓先楚調任第19兵團司令員,指揮第63軍、第65軍、第40軍、第39軍在西線繼續擔任正面防御作戰任務,并有支援西海岸防御作戰任務。8月下旬,志愿軍總部判斷,為配合板門店談判,敵人有可能集中2個師兵力在?哲娕浜舷逻x擇延安半島實行登陸;為配合其登陸作戰,亦有可能向中朝軍隊正面實行牽制性進攻,并可能以平康方向為重點。為爭取主動,志愿軍總部決定發起秋季戰術反擊作戰。

 

  按照志愿軍總部部署,韓先楚組織第19兵團作了重點準備。志愿軍其他正面部隊和東、西海岸部隊也作了準備。1952年9月中旬至10月底,各部隊在精心準備的基礎上,陸續對“聯合國軍”展開反擊作戰。韓先楚和兵團政治委員李志民指揮第39軍、第40軍、第65軍所部,對預先選定的美軍和南朝鮮軍防守陣地發起攻擊,在大量殲滅守軍,達到戰役目的后主動撤回。

 

  1953年初,韓先楚積勞成疾,被迫回國治療。病情剛剛好轉,他即堅決要求重上朝鮮戰場。等到達安東時,他又不幸病倒,只得遺憾告別朝鮮戰場。

 

  為表彰韓先楚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的卓越貢獻,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授予他一級國旗勛章1枚和一級自由獨立勛章2枚!
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友情鏈接: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 | 廉潔四川
南充市高坪區監察局 | 閬中廉政網 | 南部清風網 | 西充清風 | 廉潔儀隴 | 營山紀檢監察網 | 南充新聞網
ICP備案號:蜀ICP備13011665號
吉林十一选五多少期